记者昨天联系遵义市公安局及播州区分局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29 09:12    次浏览   >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有家属向媒体反映,三名医生在正常履行医生职责的背景下,公安机关以严重不公正的方式筛分出鉴定意见书,将尘肺病诊断中客观存在的诊断读片差异视为医生严重不负责任,认为三名医生造成了国家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在2017年末,以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的罪名羁押。目前,案件已经处于检察院第三次审查起诉阶段。这起案件,被认为是全国首例“职业病医生因诊断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背后有多少值得关注的焦点?

11月1日,原先因涉嫌“诈骗罪”被刑拘的黄亨平,以“失职罪”被逮捕。此后,11月24日,张晓波、董有睿也因该罪名被逮捕。

频道

国家卫生计生委尘肺病诊疗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肺科医院医生毛翎说,在尘肺病的读片中,存在差异率。“根据胸片上小阴影的多少来判断,量越多,期别越高;量越少,期别越低。量少到一定程度就不构成尘肺病诊断。就是到了60分,才能算及格,及格才能算尘肺病。其实60分和58分只差两分,小阴影的量可能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对病人来说,判定为尘肺和不是尘肺的待遇差很多。因此在判断病人有没有尘肺的最后,医生的落笔非常重要。”

张晓波的爱人董捷说,2016年夏天,她听说警方在调查医院尘肺病骗保的事情。“有一个矿工被认定为尘肺病人,其实不是尘肺病人。企业举报医院的医生内外勾结,套取国家社保基金。公安机关在立案侦查这事,我问他有没有你什么事?他说那是绝对没有的事情,有关经济的他一点都不可能沾。”

在刑法中,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是指国有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亏损,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以及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因为确诊尘肺病的患者会获得相应的补贴,余雷说,医院对于尘肺病的确诊有一系列的程序。“遵义地区有很多小煤矿,大概每年有三万多人来做常规体检。体检先做常规数字化拍片,筛选出有疑问的,可能要做随访观察,如果有重点怀疑的,还要再做检查,1-3个月复查,做对照,再筛选出高度怀疑的部分做高千伏摄片。高千伏摄片是目前尘肺病诊断的国家认定标准。做了高千伏摄片之后再进行筛选,筛选出来的由三个有国家资格证的高年职医师做尘肺鉴定。”

余雷说:“警方把我们这里五年的诊断尘肺的胶片调走。老式的高千伏胶片是用水洗的,水洗底片放一段时间以后会变质。高千伏诊断在三个月内是最合适的。”

焦点三:被调取的胸片及重新鉴定专家是否完全可被信任?

《gbz 70—2015 职业性尘肺病的诊断》中明确,尘肺病的诊断,主要根据可靠的生产性矿物性粉尘接触史,以胸片对照尘肺病诊断标准片来完成。贵州航天医院放射科主任余雷说:“尘肺病比较特殊,不像其他地方可以手术、做活检,或者通过其他指标,比如血液来印证,尘肺没办法印证,不可能每个病人都去开胸验肺,而且印证的指标也比较少。”

经过一年多的侦查,公安并未找到两位医生“涉嫌社保资金诈骗案”的证据。2017年10月开始,遵义市播州区公安局以“涉嫌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传唤鉴定小组的另外两名医生——张晓波、董有睿。张晓波的爱人董捷说:“当时我一听我就傻了,怎么会定失职呢?因为医学有很多不确定性。”

“三名医生因读片差异过高被认为构成失职罪被逮捕”一案究竟如何发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记者周益帆)

如果程序规范,三位医生究竟构不构成失职,聚焦在三点疑问上:

对于新的鉴定意见,究竟有多大的参考度,董捷也并不认可,“这不是一道非黑即白的判断题。每个专家都不能保证片子看得准,看得百分之百正确。根据时间的不一样,看片子都会有差异。”

焦点二:综合差异率应该如何计算?

家属们在三名医生被逮捕后,曾去贵州航天医院了解情况,董捷清楚地记得医院档案室的样子:独立柜子中竖放着胸片,距离地面高度有要求、片子之间也绝不能重叠。

因为差别的客观存在,尘肺病的确诊需要至少三位医生做出诊断,取其中大多数意见。媒体记者查询相关专业制定教材,在一组专家的读片中,发生读片差异的范围为18.8%至33.2%,经验不多与经验最多的读片者差异达75.6%,甚至连读片者自身都有平均12.5%的差异。

关于抽样及鉴定问题,记者昨天联系遵义市公安局及播州区分局,播州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领导交办的案子,由各市区抽调的人来办这个案子。整个事情还在侦查阶段,目前暂时不会给媒体回应,等到事情结束以后,领导会出面答复。

客户端

搜索

毛翎表示,如果是一个三期的尘肺病人,有尘肺病诊断医师资格的医生可能90%都会判断他是三期。但是在判断是0+和一期的时候,差异率就比较大。

张晓波的代理律师常铮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说,第一要有行为,有不认真负责失职的行为;第二要有结果,比如造成损失;第三行为和结果之间要有因果关系。现在该案关注的焦点是在“读片差异率”上,是诊断结果客观存在的差异,还是他们不认真负责造成的错误。

代理律师常铮提到的“读片差异率”,是目前公安机关认为三名医生存在失职行为的证据之一。什么是“读片差异率”?这种差异率如何计算?它是否客观存在?从医学角度来看,“读片差异率”在多大范围内是被允许的?

2012年至2016年,贵州航天医院共对10708人进行了高千伏胸片检查,进入最后专家鉴定环节的为2274例,确诊患者1640例。警方对这三位医生做出的鉴定意见是,以上诊断,读片差异率高达92.3%。

在家属代表董捷看来,这个结果属于不公平抽样引起:警方只从确诊的1640例患者中抽取了547人的材料进行重新鉴定。她说:“547个矿工,里面有393份片子不构成尘肺,还有111例因为片子看不清楚,不能作为尘肺病诊断的片子,予以否定。有42人被认定为尘肺,还有1个人不能确诊,但是最终警方还是把他划为不是尘肺病。”

尘肺病医生因诊断误差被捕 警方认定其失职致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欧盟将调查卡塔尔石油公司液化天然气合同杭州法院查封北京四合院封条屡屡被撕综述:中阿文学论坛铺设“文学新丝路”美国导演协会:女性和有色人种导演比例严重偏低联合国警长峰会探讨如何增强维和警察应对安全挑战能力事业当生命 执著抗病魔——记长春铁路运输检察院副检察长郭恩慧李克强同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奥尼尔举行会谈德国承诺向约旦贷款1亿美元支持经济改革美药管局首次批准植入式血糖监测设备上市

焦点一:医学允不允许差异率存在?

三名被羁押的医生分别是黄亨平、张晓波、董有睿。贵州航天医院,是遵义市唯一一家具有职业病诊断资质并实际开展尘肺病诊断的医院,曾参与《贵州职业病诊断鉴定规范》的制定工作。以上三名医生均具有尘肺诊断医师资格,其中张晓波、董有睿还是贵州省尘肺病诊断专家库成员。

毛翎表示,在统计学上,样本的抽取及测量,直接关系到结果的准确性。医学上讲究随机,在判断这些医生是否诊断准确,应该把他们的所有片子拿来进行判定。

也就是说,病人要经过多个科室检查、随访、筛选之后,他们的高千伏摄片才可能交给三位医生。张晓波医生的爱人董捷说,因为历时较长,医院还要进行病人指纹的录入与比对。

当时警方以经济诈骗罪带走黄亨平及另一位罗姓医生。遵义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雷鹏远说,医院隶属于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因此办案没有经过卫生行政部门。